在孩子心裡播下「貢獻」的種子

一個人的價值,應當看到他貢獻什麼,而不應當看他取得什麼。

– 愛因斯坦

昨晚一位創業家分享了這句名言,甚有感觸,於是找來全家人,一起圍坐聊聊「價值」這個話題。

我請 2A 姊妹分別朗讀這一句話,想想這句話的意思後,再從食、衣、住、行、育、樂盤點「自己擁有什麼 ?」。Lulu 則以飼養母雞為例補充「母雞的貢獻為何 ?」(這個例子果然容易理解)。

我曾陸續分享過幾位大孩子(沈芯菱、陳慧潔、….)的故事,令人驚豔的不是她 / 他們的學業成就,而是小小年紀對社會 / 世界的貢獻,這正是《左傳》「三不朽」鼓勵:立德、立功、立言,鼓勵人們留給社會 / 世界正向的影響力。

我們可能需要一生的時間去追尋「人生的不朽」,孩子能做的事情不多,不過,每個小孩都可以先回想:自己對家庭貢獻過什麼 ? 還能再付出些什麼 ?

繼續閱讀

廣告
3 位小慈善家的啟發

3 位小慈善家的啟發

 

除了少女慈善家沈芯菱,上週我又多了 2 位偶像,包括:「保德信青少年志工」親善大使 陳慧潔,以及一位未知名要努力讓「五月天」喜愛的小女孩

 

這幾位女孩使我一則以喜、二則以憂:

  • 台灣出現了更多小慈善家,隨著她們的發光發熱,也將引領社會、凝聚更多「大愛」的力量,造就更多具體的公益成果,弱勢者也能獲得適當的資源和支持。這是值得期待與鼓勵的~
  • 沈芯菱 並未經營粉絲頁(註);另一位為東非飢民籌募白米、協助辦理飢餓 30 活動的 陳慧潔 剛於去年成立粉絲專頁,目前只有 653 位粉絲;對照一位去年出道的小童星,比陳慧潔晚 1.5 個月成立粉絲專頁,現在已有 82 萬名粉絲,是陳慧潔粉絲人數的 1267 倍。雖然 Facebook 粉絲人數不代表價值,不過,陳慧潔鼓吹公益的資訊,遠比不上被粉絲狂稱「可愛」的童星獲得關注。明顯地,看見外表美麗的人數遠遠多過看到內心美麗的人,這是我的第一項遠憂
  • 我的第二項焦慮是:我擔心無法培育出對世界具有積極影響力的 2A

 

資訊教育不是學問,更是解決問題的能力

資訊教育不是學問,更是解決問題的能力

我首次嘗試的 Scratch 專案 - 街頭藝人表演

我首次嘗試的 Scratch 專案 – 街頭藝人表演

 

寫了十幾年的軟體程式,我認識的「資訊科技」會和多數使用者不一樣。主要差別應該是:

  • 我認為「資訊科技」是拿來應用的。既然要用,就必須好用、符合直覺,就像電風扇、電視機一樣地容易操作。所以,凡是附有數十、上百頁使用手冊的軟體,不會是優良的軟體~
  • 電腦只會依據軟體的指令去執行動作、產生回應,所以,「電腦軟體」的問題都是可以解決、有跡可循的,只要追根究柢、了解軟體內部的運作邏輯,絕對不會有「OOO 和 XXX 衝到」這類沒有明確根據的解釋。
  • 「資訊科技」是幫助人類解決問題的工具之一,並非深不可測、艱澀的高等學問。只要具備邏輯概念,一定能夠應用「資訊科技」解決許多生活上的問題。

 

繼續閱讀

沈芯菱的活榜樣

沈芯菱的活榜樣

 

前天的補課日,2A 學校家長會邀請到沈芯菱小姐分享《發現 12 樣幸福禮物》

對孩子來說,原來是高年級課本裡的「少女公益慈善家」,竟然現身眼前、穿梭於行列之間。有幸親眼看見、親耳聽到她溫柔、自信的《12 樣幸福禮物》,帶給孩子們不小的心靈衝擊~

 

我曾在網誌中以沈芯菱做為教養標竿

得知她將來校演講,我就像個老粉絲上網做功課,預先了解了演講的重點。所以,沈芯菱演講時,我的心思不放在內容,而是以旁觀者的角度觀察、記錄其他事物,更真切地認識我的偶像~

 

繼續閱讀

讓孩子超越「假性服務」

(CC via Barack Obama)

 

自從「12 年國教」出現「超額比序」的規則(免試入學超額了就必須比較高下再依序入學),孩子們就被大人教育要積極爭取各種加分機會,包括:當幹部累積獎勵、當志工增加服務時數、…..。

有位家長在 Lulu 的塗鴉牆說出了心聲:

唉很累。我女兒說要找志願服務時數,老師說這項大家都要拿滿分。這樣有意義嗎?

 

出於利他而行善是好事一樁。孩子被鼓勵擔任志工,享受無償服務的人數 & 事例大幅地增加,但是,孩子提供非必要的免費服務是為了「強化升學條件」,家長、師長教育孩子「服務要被看見」,原本單純的行善卻變調為功利目的,幾乎背離了整個社會對志工服務、利他精神的期待。

 

繼續閱讀

培養雞婆小孩吧!

真正樂在貢獻自己、服務他人的志工媽媽、爸爸、阿嬤、阿公~

 

前幾天出席 2A 學校的學年期初志工大會。部份站在路口守護學童安全後還要上班的交通導護、正在值勤的游泳支援等志工無法出席,會場仍聚集了整理圖書、資源回收、文書、輔導、…. 等志工家長,氣氛相當活絡~

這群志工家長大都是熟面孔,不少志工的服務時數已經超過 100、甚至 200 小時/ 年,長期、持續地關注學校教育環境,並且具體做出貢獻、間接造福學生。正如史蒂芬.柯維在《與成功有約》書中所提到的「關注圈」=「影響圈」,她/ 他們內在的服務思維 & 外在的行為表現一致,都是主動積極、身心圓滿的快樂志工

難怪她/ 他們臉上常見笑容,除了志工團的組織氣氛融洽,就應該是源自於認同自己服務奉獻所帶來的喜樂~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