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需要「尺度」

(Image via jean pierre gallot,CC licensed)

(Image via jean pierre gallot,CC licensed)

「有趣但是沒有意義的事,就不需要去嘗試。」 – Ann

因為五年級期末的自主研究「美食展」,Ann 斜靠著爸爸,翻著爸爸肚皮上的料理食譜,聊的是美食話題。

翻到一頁菠菜料理,爸爸隨口說:「我忽然想刺個大力水手的刺青,應該很有趣。」, Ann 仍盯著食譜回應:「有趣但是沒有意義的事,就不需要去嘗試。」
我一聽楞住,這句話不正是我在輔導學生時,一直尋覓的答案嗎 ?

繼續閱讀

教養的尺度

教養的尺度

七夕牛郎、織女相會的距離竟是 9 光年之遙(攝於台北天文教育館)~

天空的星星看來如此接近,事實上,七夕牛郎、織女相會的距離竟是 9 光年之遙(攝於台北天文教育館)~

 

在中國大陸待過一段時間的人,很容易察覺和台灣的不同,差別之一就是:對時間、長度的感覺。

台北到台南相距大約 300 公里(多一點),我們覺得路程蠻遠的;上海到南京的距離也是 300 公里左右,大陸人卻認為滬、寧之間很近~

 

每逢過年,大陸有數億人口要從沿岸 or 經濟發展的城市趕回家鄉。大多數人得跨越幾個省份、換過幾種交通工具、經過幾天才能回家團圓。

相較之下,家鄉如果就位於相同 or 相鄰的省份,那就稱得上極度幸運了。以江蘇省為例:南邊的蘇州和北方的徐州相距約 510 公里,比台灣的南北全長 377 公里更遠,即使單程得花上近一天時間,不過,我認識的大陸人幾乎都不當一回事地說:「不遠~」

 

走過一趟大陸,我體會到:大陸地方廣大,人們衡量時間、空間的尺度也比身在台灣的我們巨觀。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