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翻轉教育」 ?

20141119_1130363

得知今年的「閱讀教育論壇」和「翻轉」有關,無論是對於參加教育活動、引導 2A 姊妹學習、滿足自己的好奇心,這些內容都有參考的價值,因此,我即刻報名,早早安排一趟學習之旅。

應該是歷來「教育論壇」的內容既前瞻又扎實,贏得了關心教育的老師、家長們肯定,報名大爆炸,台北場次甚至安排了第二現場的實況轉播,才能滿足大家求知的需求~

早於上班人潮,我已經抵達論壇會場。原以為自己是早起鳥兒,沒料到鳥兒太多,入口前已經排列一條人龍。在隊伍後方看著前面一條人影,我感受到這一大群老師、家長們對「翻轉閱讀教育」的熱烈期待,同時,對於台灣教育的隱性進步潛力也滿懷希望~

20141119_1130365

今年論壇邀請了「翻轉教育」發起人 Aaron Sams 擔任開場演說,使所有人對於「翻轉教育」建立了完整的基礎認知。

年輕的 Aaron Sams 是一名來自美國科羅拉的高中化學老師,他在教學過程發現學生的學習成就低落,自主地思考、嚐試改變,經過六年時間發展,逐漸形成「翻轉教育」的教學模式,激發了學生們學習的熱情、展現出學習成就。他持續推動「翻轉教育」,並造成全球性的教育影響,因此在 2009 年獲得了美國總統對其教育貢獻的表揚~

繼續閱讀

愛上「駭客」小孩

(Image via Maja_Larsson,CC License)

(Image via Maja_Larsson,CC License)

 

多數人認知的「駭客」,幾乎都是指利用資訊技術滲透、破壞資訊系統,損人利己的資訊高手。

認識了一群網路創業家之後,我才發現自己的誤解。事實上,作惡的資訊高手稱「黑客、怪客」;「駭客」的本意則是指熱衷於貢獻技術、改善現況的人。廣義而言,「駭客精神」代表:愛好自由、不受束縛,崇拜技術、追求創新的態度

 

Facebook 創辦人暨執行長 Mark Zuckerberg(馬克.祖克博)就是駭客代表,去年他在 IPO 時發表一篇「給投資者的信」,裡頭揭露了他們的駭客文化:

駭客相信事情可以更好,所有事物都有改善空間,他們必須去修正,即使他人安於現狀、認為是不可能的事。

可見,「駭客」文化的目的是為了正向、積極的建設,不是負面的破壞;它是恭維、肯定,不是貶抑。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