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孩子心裡播下「貢獻」的種子

一個人的價值,應當看到他貢獻什麼,而不應當看他取得什麼。

– 愛因斯坦

昨晚一位創業家分享了這句名言,甚有感觸,於是找來全家人,一起圍坐聊聊「價值」這個話題。

我請 2A 姊妹分別朗讀這一句話,想想這句話的意思後,再從食、衣、住、行、育、樂盤點「自己擁有什麼 ?」。Lulu 則以飼養母雞為例補充「母雞的貢獻為何 ?」(這個例子果然容易理解)。

我曾陸續分享過幾位大孩子(沈芯菱、陳慧潔、….)的故事,令人驚豔的不是她 / 他們的學業成就,而是小小年紀對社會 / 世界的貢獻,這正是《左傳》「三不朽」鼓勵:立德、立功、立言,鼓勵人們留給社會 / 世界正向的影響力。

我們可能需要一生的時間去追尋「人生的不朽」,孩子能做的事情不多,不過,每個小孩都可以先回想:自己對家庭貢獻過什麼 ? 還能再付出些什麼 ?

繼續閱讀

廣告

「有趣」需要「尺度」

(Image via jean pierre gallot,CC licensed)

(Image via jean pierre gallot,CC licensed)

「有趣但是沒有意義的事,就不需要去嘗試。」 – Ann

因為五年級期末的自主研究「美食展」,Ann 斜靠著爸爸,翻著爸爸肚皮上的料理食譜,聊的是美食話題。

翻到一頁菠菜料理,爸爸隨口說:「我忽然想刺個大力水手的刺青,應該很有趣。」, Ann 仍盯著食譜回應:「有趣但是沒有意義的事,就不需要去嘗試。」
我一聽楞住,這句話不正是我在輔導學生時,一直尋覓的答案嗎 ?

繼續閱讀

搖醒基隆教育的一小步 

根據《親子天下》的「2014 縣市教育力大調查」結果,依傍雙北的基隆,在各項教育評比中均近乎墊底

「調查」必有誤差,基隆市的教育實況不盡然如調查結果的悲觀(註 1),不過,從制度到實踐,基隆市的教育的確大有革新進步的空間。

新任市長上任 20 天後,在「基隆市教育關懷協會」前輩的積極安排下,我們終於獲邀進入市長室,一同以「活化文化氛圍」、「活化教育」、「活化學校」三個面向,向林右昌市長提出 11 項有關教育、文化的殷切建議,希望搖醒這個沉睡多年的城市,幫助她重新起身、矗立。

繼續閱讀

基北出任務,一則留言、一通電話救教育

(畫面擷取自新聞媒體影片)

(畫面擷取自新聞媒體影片)

我常在想:多做些什麼可以促成更多孩子愛玩、又愛笑 ? 顯然地,塑造一個「支持多元智能」的發展環境是要素之一。

以「成就每一個孩子」為目標的「十二年國教」,上路以來,紛擾不斷。103 年度所遭遇的技術問題,雖將於 104 年度獲得改善(尚不能稱「完全解決」),但是又冒出新的爭議。

部份家長的積極抗議,以及執政者誤認多數沉默家長(註)的情況下,台北、新北市市長顯然遺忘了「成就每一個孩子」的理想,錯將「答對題數多的孩子要有優先選校權」的謬論(智育不應是唯一標準)視同民意,即將採行只利於智育優勢孩子的「十量尺」作為超額比序方案。

為了及時阻止教育政策的扭曲,請所有懷有理想信念的家長、朋友一起來出任務,讓決策者聽到真實的民意,理性地作出符合多元學習、發展的教育決策。

繼續閱讀

基北區爭議不是「10 量尺」,而在於價值

「12 年國教」基北區超額比序方案爭議多時,相關人(家長、學生)大都不好受。

愈逼近考期,愈令人難以理解:有決策能力的官員為何不能「直透事實」,而是一直圍繞同一話題打轉 ?

週二下午,姚文智立委安排了一場「傾聽家長心聲」的公聽會,邀請了教育部、台北市教育局等爭議兩造出席。不意外地,許多關心這項議題的家長團體、家長會、家長、….. 也坐滿了群賢樓 101 會議室。

不知道教育部國教署吳清山署長是否獲邀,當時的台北市教育局湯志民 (準) 局長則列席而未表達觀點。整個下午稍有紛亂,但在姚立委穿插安排下,大多數時間平衡地由教育專家、家長團體、家長各抒己見,提供湯 (準) 局長決策參考。

繼續閱讀

請來共舞「多元教育」華爾滋

一年多前,Alice 即將揮別她樂在其中的「類森林小學」,我很在意基隆有無適合銜接的中學。

受到雙北學風感染,我們都是「成績導向」的一代,國中三年只為名垂北聯。隔了一代的時間,基隆市的中學教育仍未脫「成績」束縛,即使是所謂「美術班」、「管樂班」、…. 等以右腦天賦見長的才藝班,仍是以重視左腦才能(國語、數學、…)的學科考試作為入學依據(所幸,「體育班」是以體育測驗為依據),使得天賦不在學術領域的孩子,發展空間非常有限。

掃描一遍,我為一群在學業以外逐漸顯現天賦的孩子,身處這樣的教育環境感到難過。難道,不同天賦的孩子、都只能在學業成績獲得成就感 ? 難道我們該鼓勵孩子發展一元化的價值(學業成績)?

繼續閱讀

和孩子一起成為發光伙伴

一直以來,我常有些疑問、有些狂想,例如:

  • 許多走入家庭的家長,原在職場也擁有專業技術/ 能力,甚至是「高手在民間」。可否促成這些隱性力量發揮價值,對世界產生更多的貢獻呢 ?
  • 孩子能否擁有更多動手操作、體驗實現成果的機會呢 ?
  • 孩子的學習/ 動手操作可否實現一個完整作業、看見事物的全貌,而不僅是片斷/ 零碎的過程 ?
  • 如何促成孩子和家長共同實現「大事」,累積生命中的共同經歷和回憶 ?
  • 如何讓孩子在成年進入職場之前,即能體驗商業運作,包括日常可見的銷售,還有背後支持銷售的行銷、設計、生產、品管、財務、成本等概念 ?
  • 個人力量小,孩子力量更小。可否集結這麼多微小的力量,為社會帶來正向影響,並可有機地持續進行呢 ?

這些問題想久了,腦中也漸漸醞釀出一幅「親子企業」的景象:若能無涉童工、稅賦、…. 等法規約束,親子一起動手完成商品、上街銷售後捐助弱勢的社會企業模型,似乎可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