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解放暴力基因

用「愛」解放暴力基因

(Image via Jaimito Cartero,CC Licensed)

(Image via Jaimito Cartero,CC Licensed)

 

學校同事分享了前幾天的報導《神經學家做研究 發現自己就是心理變態》。看過內容後,深覺提醒了家庭教育的重要,也為我們的諮商與心理輔導工作注入一股熱流。

 

報導中的 Jim Fallon 是一位出色、幽默的神經學家,他曾經在 2009 年的 TED 講座中分享過《探索殺人犯的大腦》。在這場演說中,他公開了自己的家族中擁有「暴力基因」。這項基因經過遺傳,「在某種狀態下,親眼目睹了很多的暴力事件」,就會引發暴力災難。

最近, Jim Fallon 在科學研究中又無意發現了自己擁有家族的精神疾病基因,然而他卻沒有外顯像家族成員的反社會人格。

 

繼續閱讀

用愛包圍《不被遺忘的孩子們》

用愛包圍《不被遺忘的孩子們》

 

第一時間入手 2013「教育? 教育!」國際華人紀錄片影展的優待票「電癮卡」之後,我就滿心期待想要看到更多教學現場,或是各地的教育標竿~

昨晚有空,終於趕到光點華山電影館,觀賞紀錄片《不被遺忘的孩子們》~

 

《不被遺忘的孩子們》記錄的是日本「光明兒童之家」育幼院裡的故事。

影片裡的小主角,都是曾遭家暴、被遺棄或者父母雙亡的幼童。但是,「光明兒童之家」採一對一、仿家庭生活的養護模式,使得這幾些外表看似堅強、內心渴望關愛的孩子們,都能和養護員建立親情,體驗家庭的依託感~

看到養護員對待非親生的孩童如親生子女,抱著她/ 他們、陪著她/ 他們、教導她/ 他們、照顧她/ 他們,我的心裡充滿感動,如同一位在映後座談提問的觀眾所說:「感覺到被愛包圍」~

 

繼續閱讀

陪妳青春少年路

(CC via Crystian Cruz)

 

女兒小學畢業後如願進入一所校風嚴謹的私立中學就讀,我每天陪她在清晨五點半起床、搭六點整的社區巴士趕六點十五分的校車,早晨的空氣及街景別有一番景致。

 

看著女兒跟同學怯生生的上車,一副鄉巴佬進城的感覺,畢竟在完全中學裡,她們是年紀最小的,回家後言必稱學姐說……不過可能要不了多久就混熟了,畢竟學姐也是從小媳婦熬成婆的。

 

一天幫她拍了一張照片,看著相片裡亭亭玉立的女孩,穿著簇新的制服、皮鞋,不禁想起三十年前的自己,是否也有過這樣迫不及待想要探索新世界的清亮眼神。曾幾何時,我的小女兒長大了,看著校車緩緩駛離,腦海中浮現《目送》一文裡的「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無論如何,在還能陪伴的時候就盡量陪伴,我享受且珍惜這清晨六點,陪女兒走一段青春少年路的時光

 

 

作者:陳穆儀(本文同時刊登於《人間福報》2012.09.25)

 

愛的濃湯

愛的濃湯(CC via Prince Turtle)

 

下課的鐘聲響起,這群為基測奮戰的孩子,聽候幹部發號司令領取,第一次聽到他們拉長音喊「大便」(當)、「小便」(當)。若有人晚一點領取,幹部就會提高音量的說「這是誰的大…便…」,剛開始覺得好好一頓餐,講成這樣胃口全沒了。

隨著基測的逼近,幾個月下來,漸漸習慣著這群晚自習孩子對於便當的自我調侃法。唉~ 如果是我,每天晚上千篇一律的便當,好像只能每天說著大便小便的笑話。

 

我常留意著一位同學,下課鐘響,總是能看見她開心提著家人的愛心便當,她的晚餐有好多變化,想必是位不挑食的孩子,簡餐、麵疙瘩、八方雲集水餃、炒飯、炒麵、…. ,偶爾也有鐵製便當盒,總之大便、小便總不會喊到他。

下課,總是輕鬆的收拾教具,也與孩子聊聊生活瑣事,突然,一陣奶香飄來,嗯,是 Alice 最喜歡的玉米濃湯。

不由自主關心起今天的她吃什麼呢?轉頭一看,今天是親手做的愛心晚餐呢!強化玻璃碗盛著熱騰騰的玉米濃湯,免洗的餐盤中裝著自製的三明治,中間更放著好幾片洋芋片呢,心想真是用心的媽媽啊,也忍不住問了,是家人做的嗎?

她很開心的說,是我爸爸ㄅㄚˋㄅㄚˊ)

 

下班的路上,想像著這是怎樣的親情呢?記憶也翻回自己住宿的國中時光 ~ 每隔一段時間的夜晚,爸、媽開著車,提著魚湯來看住宿的我。我在享受魚湯的鮮味時,爸爸會在車上睡覺,媽媽偷偷告訴我,是爸爸一根一根將魚刺挑完呢。

我想,我們都非常希望能當好父母,有時這微不足道的心,卻能體受滿滿的幸福~

 

作者:廖敏如

 

 

如果您覺得這篇內容具有意義,值得推薦給朋友閱讀,十分歡迎您的「分享」~

如果您對這些內容感到興趣 or 希望知道最新動態,我們也非常期待您參與 KidKidding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KidKidding

 

植存或海葬

CC via Hamed Saber

某日閒來無事,看到茶几上有本縣府發放的便民手冊就隨手翻翻,其中介紹法鼓山本著「同體大悲」的理念所設立的灑葬植存專區深深吸引了我的目光,此外,我對縣府推動的聯合海葬亦相當動心。

 

正當我為了百年後該選擇「化作春泥更護花」的植存,還是瀟灑的隨波逐流的海葬而苦惱、喃喃自語時,原本在一旁乖乖收看幼幼台的小女兒卻從容不迫的說:「媽咪,這有什麼好傷腦筋的,等妳死了以後,我把妳燒成灰,然後一半拿去種樹、一半灑到海裡就好啦!」

 

女兒的童言童語當場猶如醍醐灌頂,我沒有世俗的認為女兒不孝,或有自己將會死無全屍、身首異處的感慨,反而有種兩全其美,豁然開朗的清明心境。

倏然想起我那年近7旬的父親,為了體諒散居於不同國家的子女,曾不只一次的規劃自己的身後事,希望我們將遺體火化後分成數份,讓每位子女各自保存,另留下一份予以海葬,讓他能隨著潮汐洋流到世界各處去看看,並到土耳其及中國去探望旅居海外的子孫,疼愛後輩的心情溢於言表。

 

在人生旅途中「如何面對死亡」是精深且無法迴避的課題,藉由日常生活中與家人朋友間的溝通交流,在生命旅程的盡頭誠摯的道歉、道謝及道別,盡可能達到「生死兩無憾」的境界。

然而「未知生,焉知死」,我們要把每天都當成自己生命最後的一天,更加珍惜、把握當下,努力實踐生命的價值,如此一來誠如女兒的睿智,「植存或海葬」只是人們回歸自然時形式上的不同,也就沒有想像中那麼難以抉擇了。

 

 

作者:陳穆儀

背景:本文已見刊於《國語日報》

 

當孩子朋友 溝通很Easy

母親與女兒(CC via swpave)

母親與女兒(CC via swpave)

 

因為先生長期在海外工作的關係,我們母女倆有著一種相依為命的革命情感。

我ㄧ向很重視親子間的互動,跟女兒之間總會利用回家搭車的路程、晚上睡覺前或是假日難得一起泡澡時,分享學校及工作上的生活點滴。

我們之間存在著一種默契,每當她有難以啟齒或是比較勁爆的問題時,就會說:「我跟妳說一件事,現在妳要當我的朋友喔!」而這時我就會做好心理建設、準備接招,除了一些與青春期相關的生理問題外,也有她和同學間相處的問題,我回答時絕不加批評,純粹給她建議。

 

處於這個日新月異資訊爆炸的時代,吾家有女初長成,的確是考驗父母智慧的時刻,花時間及心思去了解孩子的生活模式,玩什麼線上遊戲、看什麼電視節目,互相加為 facebook 的好友等,我跟女兒之間維持著這種是媽媽也是朋友的關係,「向前走、啥米攏不驚」,一起攜手共度她人生中的狂風暴雨期。

 

作者:陳穆儀

背景:本文已見刊於《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