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北區爭議不是「10 量尺」,而在於價值

「12 年國教」基北區超額比序方案爭議多時,相關人(家長、學生)大都不好受。

愈逼近考期,愈令人難以理解:有決策能力的官員為何不能「直透事實」,而是一直圍繞同一話題打轉 ?

週二下午,姚文智立委安排了一場「傾聽家長心聲」的公聽會,邀請了教育部、台北市教育局等爭議兩造出席。不意外地,許多關心這項議題的家長團體、家長會、家長、….. 也坐滿了群賢樓 101 會議室。

不知道教育部國教署吳清山署長是否獲邀,當時的台北市教育局湯志民 (準) 局長則列席而未表達觀點。整個下午稍有紛亂,但在姚立委穿插安排下,大多數時間平衡地由教育專家、家長團體、家長各抒己見,提供湯 (準) 局長決策參考。

綜合這些發言,我歸納重點如下:

A. 贊成教育部方案論點:

  1. 103 年度基北區超額比序的主要爭議,均於 104 年獲得改善而不復見:
    (1) 不單獨比較寫作,並於各科三等四標後才比較
    (2) 志願序改為群組,減少志願序影響
    (3) 未辦特招,所有名額均供免試入學,減少高分群競爭
  2. 「10 量尺」為常模參照,將比較排序,應於比無可比時使用。
    提前使用「10 量尺」將使多數學生都須比較「10 量尺」,造成題題、分分計較,增加學習壓力
  3. 「10 量尺」對 3 分以下學生無鑑別度(戲稱「半屏山量尺」),提早使用仍無法鑑別;
    再依 103 年數據套用「10 量尺」發現高分低就現象(相對的一方也會視為低分高就)
  4. 「10 量尺」只比較答對題數,但在各題難易度不同情況下,單只看答對題數並不公平

B. 支持台北市教育局方案論點:

  1. 「10 量尺」是心測中心提供的工具,現在卻說「10 量尺」是「半屏山」、有問題
    → 打臉 A3、A4
  2. 三等第四標示才會錯置學生的排名,「10 量尺」讓答對題數多、認真付出的孩子
    擁有優先選擇學校的權利,才比較公平
    → 打臉 A2、A3

C. 我的發言:

  1. 比序項目的先後順序不同,必使孩子的排名不同,哪能因此宣稱另一種排序制度造成「高分低就」
    (相對地,另一方也會以「低分高就」攻擊)
    → 同時打臉 A3、B2
  2. 我分享兩個小故事反證「10 量尺」的荒謬:
    (1) 小學時有項學力測驗,自然科有 50 題,班上最高分為完成 50 題只答對 38 題,次高分學生答對
    36 題,但是只完成 37 題。答對題目多不代表學習高成就,還要看比例。
    (2) 我教導 2A 姊妹:不會的考試題目要留白,不要猜題。因為:萬一猜對得到分數,事後不會去訂
    正它,這不是真正學會。教育的目的是學會,不是拿高分。
    「10 量尺」只考慮答對題目數的「量」,並未考慮「質」,這樣的工具提前使用來鑑別學生,並非真公平。
    → 打臉 B1、B2
  3. 「10 量尺」不夠用,可以設計個「八萬量尺」,就能鑑別基北區七萬多名考生的先後順序。但是,這種「比較」的氣氛並不是教育的目的。真正值得討論的是:到底要傳遞什麼樣的價值觀給下一代 ? 是我好、你好、大家都有好發展的多贏思維 ? 還是只要我好、其他人不好的零和思維 ?
    → 打臉 B2

103 年度「12 年國教」基北區存在不小爭議,包括:寫作順序、志願序的扣分都對比序影響甚大;名校免試名額太少,使得學生得再經歷特招而拉長了煎熬時間。

上述問題在 104 年度均已獲得改善,若能依此施行,即能使「12 年國教」逐漸貼近「成就每一個孩子」的理想。不過,台北市教育局屈服部份菁英主義家長而執意提前運用「10 量尺」,成為目前卡住基北區和教育部共識的唯一爭議。

支持「10 量尺」的家長們在公聽會表達:認真付出的孩子答對較多題數,就應擁有優先選擇學校的權利。乍聽之下符合正義,實際上,此番主張是以菁英主義評斷升學,並不公正:

  • 「12 年國教」強調多元智能,為何學科表現較佳的學生獨有優先選校權 ? 其他智能的學生呢 ?
  • 「10 量尺」僅以答對題數鑑別學生的排名,但是,只重「量」而不重「質」的鑑別怎麼會公平 ?
  • 最重要的,「10 量尺」屬於「常模參照」,將促使學生不是關注「自己的進步」,而是在意「勝過別人」,並將計較每一題、每一分。我期待未來世代,每一個孩子都有好的發展機會,而不願傳遞給下一代孩子「事事要爭贏別人」的人生價值~

20141223_1170366

公聽會的下午,我得趕去接 2A 姊妹放學而提前離席。走出會場看見天際如此開闊,也期待公聽會後產出開闊觀點的結論。

不過,公聽會並未使事理更加清晰,近日媒體報導的進展卻令人擔憂。

在某些家長團體的抗議壓力下,柯P 及台北市教育局未以教育部及統計學者的模擬數據為本、堅持理想,反而表示會延續前朝的教育政策。然而,人民支持柯P 的要因是期待革新,不是期待懷舊,台北市的教育局似乎向菁英主義傾倒,僵局未解。

另一方面,整個基北區似乎只在意台北市菁英主義家長的主張,新北、基隆的家長聲音被弱化而只能屈就配合,這是另一種形式的霸凌。

我理解「喜劇總會包含悲劇」,「成就每一個孩子」的理想實現前,也可能出現「菁英主義」的阻隔、跨區不同調的問題,但是,新上任的父母官是否堅持價值,如同選舉期間帶給人民美好的願景和期盼,這是聲音不大但為數眾多的家長心聲。

基北區的「12 年國教」超額比序持續紛擾。焦點的「10 量尺」只是鑑別工具之一,它背後更深層的「策略」才是關心教育者必須自問的:到底,我們應該傳遞給下一代什麼樣的價值 ? 是多贏 ? 還是零和 ?

廣告

2 thoughts on “基北區爭議不是「10 量尺」,而在於價值

  1. 引用通告: 基北出任務,一則留言、一通電話救教育 | KidKidding 孩子。愛玩。笑

  2. 誰最聰明能幹有良心 筆試怎麼比排行?
    1. 記憶力
    2. 理解力
    3. 參與力
    4. 閱讀力
    5. 生活力
    6. 藝術力
    7. 愛護力
    8. 應用力
    9. 技能力
    10. 分析力
    11. 綜合力
    12. 評述力
    13. 創造力
    14. 創業力

我有話想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