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護孩子的感性

2A 站在客運站外目送駛離的客車,開始想念南下的外婆(我下車舉起相機,Ann 回頭跑上車,Alice 則在原地持續遠望)~

2A 姊妹站在客運站外目送駛離的客車,開始想念南下的外婆(我下車剛舉起相機,Ann 知道我要拍照就回頭跑上車,Alice 則仍在原地遠望)~

 

這個學期,由於 2A 學校管樂團的周末練習,我們只有一次南下雲林鬆弛身心的機會,2A 也只能透過電話和外婆遠距聊天~

前個周日,岳母專程北上,說是要到行天宮拜拜,其實是想念 2A 姊妹。2A 也非常期待,在十幾度的清晨,她們兩人就下車跑去客運站牌下,等待外婆的到來。

岳母一下車,手上拎著的不是拜拜的貢品,而是為 2A 熬煮、冷凍的雞湯,以及兩袋雲林鄰居自種的蔬菜。

 

岳母對晚歸感到焦慮,所以,買好岳母的回程車票後,我們除了拜拜,刻意再到假日花市逛逛,盡量讓 2A 姊妹和岳母有更多相處時間。

2A 一直黏著外婆,直到跟著進入客運總站、送外婆搭上客運、車子駛離,2A 姊妹仍然站在客運站前目送,捨不得和外婆離別。

 

大腦科學指出:人們的理性、感性思維是獨立發展的,但是會彼此抑制活躍程度。

在我的生命經驗裡,家庭教育給了我許多對、錯的道德觀念,學校裡大多數的學科教育也是理性、科學的(國語、數學、自然、英語、….),都有標準答案評斷對、錯。可是,許多重視感受、意義,是精神支持力量的藝能、情意教育,卻都被忽視或者壓抑了

所以,看著 2A 望向再著外婆駛離的客運車,或者我們在雲林收拾行李、準備北返時,2A 總是抱著外婆說「阿嬤我好愛妳」、「真想留在雲林陪阿嬤」,或者車子剛開出岳母家門前的小路時,2A 就已經紅著眼眶、難過地說「我已經開始想阿嬤了」,我原本以為 2A「會不會誇張了 ?」,在幾次 Ann 哭出來之後,我才了解這是真情流露。

 

Lulu 總是以心理輔導專業給我意見,她曾問我「最後一次哭是什麼時候 ?」。

印象中,電影《阿波羅 13 號》的結尾,全世界都在期盼「奧德賽號」登月艙穿過大氣層的奇蹟,經過幾分鐘的訊息中斷和焦慮,「奧德賽號」終於傳來「It’s good to see you again」的一瞬間,我因為全世界的一致信念而感動落淚。

時間再往前推移,就是 20 幾年前,看到家父躺在醫院太平間冰櫃時無法相信的崩潰了。

 

Lulu 認為我是處於壓抑下的結果,所以凡事須隱藏感受而更以理性自我要求、或與人應對,所以,我也常以理性來表達情感,對情感的理解也比較生疏、甚至焦慮

以前和 Lulu 在爭論和人際有關的情感、感覺議題時,她曾說評論我們需要磨合的部份,分別是:Lulu「需要理性時卻停在感覺中」,而我則是「需要更多感覺時卻總是非常理性」。

 

2A 進入我們的生命裡,帶給我們許多新的經驗、新的學習議題,讓我從幾十年來無法接納他人的眼淚(因為不知如何處理而總是以制止來回應),到常和孩子一起討論內心的感受。

我自知還有許多進步空間,不過,看著孩子自然地表達真心情意,心裡不僅是感動,還有更多的羨慕~

我很珍惜 2A 姊妹珍貴的感性能力,希望協助她們永遠保持情感的流動,永遠都有彈性的空間,同時,我也自許朝一個愈來愈有感情的「人」來發展~

 

廣告

我有話想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