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身體在休息,其實腦袋正在忙~

(影像攝於雲林「2013 農業博覽會」基地)

(影像攝於雲林「2013 農業博覽會」基地)

 

大前天和 Lulu 相約在 2A 學校旁會合(我疏忽身上只剩 5 塊錢,所以臨時向 Lulu 求救)。碰面時,Alice 沒有平日的熱情招呼(有點不尋常),Lulu 也不急著回家,反而告訴我「要去找安親班老師談一談」。

原來,Alice 在安親班睡著了,A 老師把她喚醒之後,她實在愛睏又繼續趴睡,B 老師見狀以為她不理會老師而厲聲斥責「跩什麼跩 ?」。

邊聽 Lulu 的敘述,後座的 Alice 的眼睛泛紅,雖然沒有哭聲,不過,她的眼淚一顆接著一顆滑下來,一滴一滴沉入衣服裡。

 

在 2A 心裡,老師是教導她們、使她們成長的人,自然佔有相當崇高的地位;她們的確都很尊重老師、也在意老師的觀感。

因此,老師指責「不理會老師」、「跩」,都和我們知道的 Alice 大相逕庭,我們需要和 B 老師確認清楚~

 

不過,Alice 擔心我們找 B 老師談話會影響老師對她的評價。我們了解她的焦慮,除了向她保證目的是澄清誤會,同時也提醒自己要注意態度、話語。

Lulu 邀 Alice 一同前去,Alice 不想被同學看到淚眼汪汪,她當面向 B 老師說一聲「對不起」後,就由 Lulu 和我與 B 老師談話。

B 老師頻頻問 Alice 怎麼了 ? 什麼事 ? 我們表明來意後,B 老師又接著對我們說明她對孩子的「管理」方式,一切都顯得有點急。

 

我向 B 老師說明 Alice 直爽但無心機的個性,並且解釋 Alice 趴睡應該是正常的生理現象。

事實上,2A 每天約在 06:40 出門,由 Lulu 從基隆港西岸繞過市區到載送到東岸去上學,相較大多數孩子的起床時間是偏早的。Alice 又熱心活動,午休時間要執行自治市團隊的任務,傍晚還參加科展活動,並無休息。待她來到安親班,醒著的時間已經接近 12 個小時,身體也該是疲倦的時候了

所以,Alice 愛睏、趴睡、醒了又睡並非心裡不尊敬,而是生理上支持不住。我們不介意 Alice 未能在安親班完成功課,也請老師體諒她的狀態。

這次談話澄清了事實,B 老師了解了 Alice 的狀況,希望有助於 Alice 或其他孩子被合情、合理的規範要求。

 

一般安親班的業務重心是督促孩子完成功課,或是熟練考試而練習評量卷,在這樣的目標下,任何會影響課業進度的事情將會被視為問題,包括休息。

然而,「休息」如同樂曲中的休止符,讓節奏有轉換的餘地;適當的休息,也讓孩子有調整精神的機會,得以走更長遠的路。

事後,我想起稍早拜訪一所新設立的優質幼稚園,園長提到幼稚園的教育理念,她說:「我們接受孩子發呆。孩子如果沒有發呆、不做白日夢、不天馬行空,她/ 他們哪有時間去想像 ? 如何能培養創意 ?

 

台灣人習以「勤勞」為美德,連續幾年,甚至以超高的勞工平均工時在全球「名列前茅」。不過,大人定義的勤勞都是以外表的忙碌程度來衡量。

對於正在休息、發呆,看起來「不勤奮」的孩子,雖然身體靜止不動、看起來無所事事,如果能夠透視大腦,反而可能發現:孩子們的腦袋裡正在進行「一系列有助於新陳代謝與增強記憶的活動」(神經科學家 Russell Foster 的研究),或者,她/ 他們的想像力正在奔馳、創意正在發酵、….,大腦正是處於活躍的狀態。

 

打瞌睡或是發呆的孩子們,通常大腦並沒閒著,反而為了放鬆、聚焦,所以不宜有其他動作干擾神遊;相反地,貧於思考、想像的孩子,才鮮少發呆、鮮少進入神遊狀態。

所以,當我們看到孩子狀似靜止(發呆、小憩),請別誤會孩子懶惰,只要給她/ 他們的大腦一段活躍時間,再問問看:「有沒有想到/ 夢到一些有趣的想法 ?」,那就是對孩子的支持與肯定了~

 

廣告

我有話想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