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用家庭儀式,療癒孩子的情緒

(Image via Ed Coyle Photography,CC Licensed)

(Image via Ed Coyle Photography,CC Licensed)

 

前兩天提到 2A 就寢前例行性的玩、笑「儀式」。經由這一項儀式,她們姊妹在床上放鬆地分享白天的回憶 or 想像,直到心裡沒有殘留未說出的話,就能懷著滿足情緒進入睡眠模式。

2A 幼年時期,我們也曾為了引導她們轉換情境、改變想法,臨機應變設計了其他儀式。現在回想起來,無心插柳卻真實地發揮了心理療癒的效果~

 

2A 的最早儀式,出現在 Alice 到公園坐電動車、打彈珠之後,幼小的她對這些玩具依依不捨,為了讓她心甘情願地離開,我們借用「道別」的概念,教導她對玩具說「再見,我們改天再見~」,就像和鄰居的孩子暫時分開,可能隔天就會再度見面~

經過引導,Alice 已經習慣對公園、電動車、彈珠台、…. 等無生命體說「再見」,她沒有分離的焦慮感,反而充滿對下次再見的期待。

這項「道別」儀式,使 Alice 和後來的 Ann 都能安心地與喜歡的事、物分開,未曾不捨而拖泥帶水~

 

有時候,公共場所出現父母和小孩對於「離開」玩具、公園、…. 相持不下。大人若能藉著「道別」之類的儀式,降低孩子的焦慮情緒,可能也會有助於減少親子的對立劇情~

 

另一項儀式起源自 2A 吵架、被勸和之後,我請她們證明干戈已經化成玉帛。

她們最初的證明方式是「握手」,我認為「握手」太輕鬆,感受不到真誠的友善;她們接著以「擁抱」回應,我相信「擁抱」已經展現了兩個人的友好程度,不過,若能再加上「親親」,更能象徵兩個人親密如初;因此,她們姊妹就會半推半就地把臉靠近,只要其中一人感覺尷尬、誇張,她們就會瞬間從眼眶泛淚變成破涕為笑,迅速地以喜劇收場~

現在,2A 已經具有「親密」意識,「親嘴」並不是她們展現友好的習慣行為;不過,我們仍保持每天「擁抱」互動,至今,這仍是 2A 化解干戈的有效儀式。

 

天主、基督教有飯前祈禱、….,企業也常會舉行「OOO 誓師大會」、「OOO 起始會議」、…. 等儀式;這些「儀式」或是傳達善念、或是慎重宣告,都具有精神上的重大意義。

在我們的經驗中,「睡前談笑」、「道別」、「吵後擁抱」這些共同「儀式」,不但有助於重整思緒、調整情緒,同時,這些儀式也是我們家人之間的秘密語言,強化了彼此的認同、凝聚我們的感情,對親子關係具有非常正向的意義。

 

Alice 已經進入前青春期,在迎來她的狂風暴雨期之前,我要著手建立和 2A 的「衝突和解儀式」(例:父女泡茶),預防往後和她們針鋒相對、相持不下的時候,至少有一種我們都認同的互動方式,可以溫和、輕鬆地化干戈為玉帛,延續我們的好交情~ ^^

 

廣告

我有話想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