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A 在白色巨塔的小見聞

Lulu 的手術已經完成,正在恢復時,2A 回到病房看書,等著迎接 Lulu 歸來~

Lulu 的手術已經完成,正在恢復時,2A 回到病房看書,等著迎接 Lulu 歸來~

 

2013 年下半年的第一天,Lulu 卸下了身上多餘無用的組織。手術進行得很順利,3 個多小時之後,體重變輕的 Lulu 躺著回到病房,24 小時之後,我們全都站著走出醫院~

 

這兩個白天,2A 大都跟著我陪在醫院。「既來之,則安之」,趁著這個「稀有的機會」,我也幫助 2A 實地認識醫護作業~

 

十分巧合地,Lulu 的鄰床正是 Ann 的同學媽媽,在高齡狀況下產下健康女娃。

有的人在醫院迎接新生、有的人到此獲得重生,也有人在這裡告別人生。這麼多人在同一個地方,用不同的方式詮釋生命,醫院,真是一個奇妙的場所。在這個白色巨塔裡的醫護人員,也成為這些人生命裡的關鍵角色。

 

Lulu 動手術的前一晚,我們到急診處辦理住院手續。在等待的時候,我聽見一位醫生對等待的病人說「開始放暑假,傷患比較多」;我也看見兩位護士,就在錯身的片刻對話,其中一人還說「妳已經工作 12 小時了吧,和妳相比,我實在沒什麼好說的~」。

那個晚上的急診處、走廊上都排滿了病床,椅子也沒有空位,醫院還開放對面的候診間讓民眾等待;這麼多病患的情景,和以往見過的印象完全不同。

當時,有張病床上躺著全身汙黑、但有鮮紅色傷口的街友,站在附近,濃厚異味怎麼都避不掉。他被推進急診室後不到 10 分鐘,就遭到鄰床病患家屬抗議,而被單獨轉進負壓病房。

這群醫護人員必須把握時間醫治這麼多著急的病患,甚至是常人不願靠近的街友。我想:如果沒有超乎常人的愛心及耐心,怎麼可能擔任如此重要的角色呢?

 

2A 在醫院陪伴的時候,我和她們聊到我在急診處的「見」、「聞」,她們都覺得難以想像。

既然身在醫院,我就和 2A 一起留意「醫護人員」的工作內容。護士例行性的量測體溫、血壓、給藥、檢視傷口、更換點滴、….,這些事情繁瑣但不困難,不過,當我向 2A 描述 Lulu 接受手術的大概情況:「刀子在皮膚、肌肉劃開一個小傷口,伸入一個小小的攝影鏡頭,在身體裡翻轉看看有沒有什麼多餘的部份,….」,2A 的想像非常逼真,會苦笑求我別再說了,Alice 甚至說自己「已經手軟、腳軟了」~

2A 很有愛心,不過,她們倆都和我一樣,對於血肉的畫面根本無力招架。既然缺乏這方面的天賦,她們未來大概和「醫護人員」的身份沒有緣份吧~

 

醫院裡病患多,傳播的病菌也多,我特地準備兒童口罩給 2A 戴著。出入多次之後,她們姊妹會疏忽而把口罩遺漏在病房,Ann 竟然反過來安慰我:「媽媽住的那層樓很多人是生孩子的,不是生病,應該沒有病菌吧~」

沒想到她們除了了解開刀佈告欄上「準備、手術、恢復」狀態的意義、發現婦科病房樓層「裝潢得比較漂亮」,也注意到了「住進醫院不一定就是『病患』、不一定都有傳染性」,這一點正確的觀察讓我小小驚訝了一下~

 

這 2 天的病房陪伴雖不匆忙,2A 既閱讀、玩抓娃娃 App,又和我一起旁觀醫護工作,其實也沒閒著。

經過這回見聞,2A 除了對於血肉的想像依舊,對白色巨塔裡的人、事、物,大致也有了更多認識~

 

廣告

我有話想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