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語文」需要新鮮的思維

(Image via decafinata,CC License)

(Image via decafinata,CC License)

 

上周參加「人本教育基金會」史英董事長主持的「國文想想」座談會,主題是「寫作、閱讀怎麼教?」。

討論焦點在小學的國語教學,不過,許多教育理念是不分科目、彼此相通的,我得到一些啟發,從座談後的問答狀況來看,出席的聽眾也大都是收穫滿滿~

 

我以自己的體認,主觀地分享這些客觀內容:

 

教育資源需要多元

教科書編撰者吳敏而說:「孩子若習慣標準答案,他們就不會自己去思考,只會想辦法猜中你的標準答案。

在場的學者、作家都一致認同:無論是教科書、教材內容、角色象徵都應該是多元的,不是只有單一標準

不過,按例應該是一綱多本的教科書,出版社為了貼近審查標準,實質內容都相去無幾,看似一綱一本;在每一課裡的人物思想、情緒也都幾乎是善良的、和樂的,與真正的現實不符。

作家平路提醒說:人性是連續的光譜,但是現在的教科書中人物只有善、惡兩種極端,或者只有「善良」一種性格。在課本中,應該也呈現多樣的人性,讓孩子認識各種角色、了解不同的思想。

所以,教科書編撰、審查人員的思維,攸關教科書內容的多元性。過去,「多元」這部份做得不好,未來,這部份值得多加關注。

 

閱讀優先於寫作

作家平路說:「閱讀是大腦體操,要有趣味在裡面」。

孩子先有大量閱讀,了解文化傳承、對人性有多元的理解之後,才可能表達出情感、寫出有生命的文章。所以,作家郝譽翔也說:「先有閱讀,才有寫作。沒養成閱讀的習慣,來不及了,只好去作文補習班。」

史英則評論現在考試制度裡的作文,他提醒:「作文指定題目,使孩子得沒話找話講,硬擠出一堆文字。導致大家寫作都言不由衷,賣弄技巧而不真實。」

他和郝譽翔主張:考試不要考作文。

我想起 1992 年,中原大學插大考試的國文作文題目是「躍馬中原」。在多數人眼中可能是八股題目,在我筆下卻是有趣的論述(想要在大片草原上躍馬馳騁,只有反攻大陸,才能成為人人可以體驗的「國內」旅遊)。我因此得到高分,並以此自滿。

想一想史英的話,使我自覺:我既不想「躍馬中原」也沒有政治主張,只是靈光一現、以為有趣而寫就「漂亮」的文章,除了有趣、獲得高分,沒有實質的意義了。史英提醒我不能再自滿了~

昨晚睡前,我和 2A 聊到我的作文經歷,我把寫作粗分 3 種層次:

    • 常人 – 模仿他人的語言、用詞,套入寫作架構(例:起承轉合)之中。
    • 進階 – 有創意、有自己的表達方式,能拼出「漂亮」的文章,但是,內容沒有感情、缺乏真實的想法。
    • 作家 – 內心有真實感受,同時善用文字表達情感,作品能感動人心。

我告訴 2A:「爸比只是第二種層次,最缺乏的部份就是「內心感動」~」。

 

開放心胸迎接另一種語言

座談會尾聲,隨著一位聽眾提出「文言文」的問題,帶來另一段高潮。

我贊同史英的觀點:「文言文就和英語一樣,是國語以外的第二外國語。就像學英文和外國人交朋友,學文言文可以認識更多古人朋友、理解更多文化。」。其他作家也支持學習文言文。

我們到異鄉、外地旅行,會對街景、招牌、門窗、人物、穿著、談話、…. 許許多多多的事物感到新鮮,探索另一種語言應該也是抱持著「好奇心」。

但是,目前國語文課程教授文言文,很嚴重的問題是 – 太重視考試。

為了衡量孩子的理解與記憶,文言文的教學聚焦在詞語註解,而不是引導孩子體會文章的美感與意境;要求背誦解釋,卻不記得文章內容並了解以古喻今的應用。

本來應該是領略古文美感的課程,卻被拆解成為碎裂的逐字、逐句解釋,為了應付考試,平路提到的「閱讀的趣味」,已經被枝微末節的教學給弱化了。

再從大腦機能來看,文字裡的趣味、美感、意境、…. 應該是用右腦來領略的,可是,我們的教學卻帶著孩子用左腦記憶、解析文字。運用左腦的機能去學習右腦擅長的事情,這種教學方式是有問題的~

所以,學習文言文並不八股,真正八股的是教授文言文的態度

 

考試的價值

史英分享他教數學的經驗:他出數學考卷時,刻意把出題總分設計高達 150、160 分,並且鼓勵孩子有能力的話盡量寫、盡情發揮,只是分數的上限就是 100 分。史英的命題方式同時照顧到學習成就高、低的孩子,值得參考。

考試的目的在於了解學習的不足,分數並不重要。所以,2A 學校的考卷上除了全對獲得 100 分,其餘考卷都不會打上分數,孩子徹底訂正、更正所有錯誤,才是考試最重要的事情。

 

有效的反對

史英戲稱自己「教育改革者被人稱為後腦有反骨」。

不過,我聽見他針對教育細節提出合理的論述,於理有據,符合「反對的層次」中的最高境界「反駁核心」,所以,我認同史英在台上唱的反調。

作家郝譽翔提出「國語課本的內容全部改用故事書」的看法,此一主張很值得考慮、討論;不過,她評論國語課本時,屢稱「不知道他們(指課本編撰委員)怎麼編的,我真的看不懂耶~」,以凸顯她對當前國語課本的態度。

她「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的言論,聽起來很激昂,但是僅止於「反對的層次」裡的「反對」(第四)層次,實在無法服人。

這群有想法、有見地的人口中,提出了不少前瞻性的教育策略,非常值得大眾關注、思考。但是,若因反調唱得不好,無法引起共鳴,關心教育的大眾可能就無緣見到這些理想實現的一天了~

 

 

座談會不應該淪為空談。離開這場座談會,我由衷地期待史英和幾位作家的主張都能走出會場,幫助國語文教學發生變革、有所進步,盡早在在孩子們的國語文教育上實現這些理想~

 

廣告

我有話想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