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孩子有感溝通

(Image via courosa,CC License)

(Image via courosa,CC License)

 

「有感」這個名詞最近一年才普及,意思是:要捨棄自以為是的角度,改以 TA(Target Audience,目標受眾)的角度出發,提供滿足 TA 需求的解決方案。

對政府而言,TA 是國民;把範圍縮小,父母的 TA 是孩子、老師的 TA 是學生。
每個角色都要念茲在茲:如何使 TA 有感~

 

身為家長,最近我才澈悟「有感」這件事。

一、兩年前,2A 房間經常上演「Alice 寫功課拖拖拉拉,我們催促不已」的劇情。我們催促寫功課,其實,真正在意的是寫功課而排擠到睡眠時間,擔心會影響孩子的身體健康 & 精神狀態。

所以,Alice 的感受是「爸比、媽咪催寫功課的嚴厲」,而不是我們原本「關心她們健康的愛」。我們的關心再強烈,Alice 都會無感~

 

現在和 2A 溝通時,我們會說明事情的核心本質,使她們透視我們的想法(Why),而不是只給指令、要求而已(How、What)。例如:2A 如果寫功課拖延時間,我的提醒是:「早晨總是覺得沒睡飽,希望能再掙扎個 2、3 分鐘,如果能提早完成作業,睡眠充足,隔天起床就不會那麼痛苦了~」,因為:2A 對「早起」這件事情非常有感~

 

另一個例子:「為什麼要學好數學?」。

如果大人的解釋是:「數學是物理、化學、…. 許多高等學問的基礎,數學如果沒學好,這些高深學問就學不會了~」。

對於不了解「高深學問」的孩子來說,她/ 他們的直接聯想會是「很難的數學」,而且,她/ 他們不一定會學習到這些「高深學問」,也就對「學好數學」無感。

如果改口:「買東西算帳、看時間、算數量、…. 都需要用數學計算,所以,『數學』就像說話一樣,是每個人生活中的必要能力。」,讓孩子連結到自己應用「數學」的經驗,體驗到「數學」的的重要,她/ 他們就能把「數學」看成自己的生活基本能力

 

回顧 2A 的成長過程,我察覺到父母和孩子的溝通模式在不斷轉變:

  • 在幼兒階段:孩子還不懂事、表達能力也不好,除了生理需求,其他要求不多。這時候的父母大都能包容孩子的行為(尿床、咬東西、…),並且主動又有耐心地教導孩子:「這是什麼」(What)、「為什麼會這樣」(Why)、「怎麼做」(How)(記得 Alice 一歲多的時候,有一陣風吹過來,我拉起她的手去摸「風」,我說:這是「風」,這是看不見的空氣在流動,只要把手揮一揮,空氣一流動,妳就能感覺到「風」)。當時的 Alice 還小,我卻主動教她還無法理解的事物,真是耐心十足~
  • 在學齡前時期:孩子有很高的好奇心與充足的表達能力,會提出不少問題與需求。這個時期,父母的耐心備受考驗,和孩子溝通時可能會省略了事物的核心、本質(Why),逐漸地簡化對話,以有效率地解決孩子的問題(How)or 給予指令(What)。
  • 進入學齡階段:孩子繼續探索事物,也開始獨立學習。同時,孩子逐漸形成「我」的概念,建構自己的想法。父母如果持續追求效率而簡化與孩子的溝通,孩子只能接收到表象的資訊,無法真正感受事物。但若父母能夠透明地傳達訊息,讓孩子真正了解事物的核心本質(Why),孩子才會對事物有感、對父母的教養有感~

 

前天晚上,Lulu 正在處理一份重要工作,她關心到 Alice 的功課寫得慢,便問她是否理解、請她問我。
Alice 相當猶豫,Lulu 告訴我:因為 Alice 覺得求教於我雖然能學到知識,但是常會遭到我的責罵~
我對這個誤解感到冤枉,便與 2A 聊聊這件「疙瘩」~

 

我先請 Alice 告訴我今天在學校上了哪些課,就在 Alice 講話的同時,我又和 Ann 聊另一件事,於是 Alice 停下來等待我和 Ann 結束對話。

重複 2、3 次之後,我請 Alice 想一想:「當妳對爸比說話,爸比卻分心和別人交談,或者低頭玩著手指,或者東張西望,都不注妳所說的內容,妳的感覺如何?」,2A 都覺得這樣不好。
我解釋:「就像爸比和妳們的校長或老師說話,一定會專心聽她/ 他們說,這代表『我重視你所說的事情』。」

 

接著,我把話題轉回課業:「爸比很想教會妳們我所懂得的知識、道理。可是,爸比教妳們的時候,妳們如果低頭玩手指、或者東瞧西看桌上的物品,沒有專心,爸比該不該提醒妳們?」。2A 都同意。

我繼續問:「爸比一再提醒之後,如果妳們依然不專心,爸比應該怎麼辦?」。2A 同時說:「處罰我們。」

我不認同她們的回答,我說:「不對喔~ 如果我一直提醒妳們,妳們卻沒有改善,我可不可以『警告』妳們?就像剛才『警告』妳們拖延寫作業會被處罰一樣~」。2A 也說「可以」。

「不過,爸比剛才『警告』妳們,卻沒有真的處罰。妳們都是爸比、媽咪的寶貝,我們這麼愛妳們,為什麼還會處罰妳們?」。Ann 回答:「因為我們不乖。」

 

我請她們自省,但不希望她們失去自信。

我說:「最重要的是『態度』。只要認真、努力,即使能力有限而做不好事情,我們都認為沒有關係。我們『提醒』、『警告』、『處罰』的目的都不是要讓妳們害怕,而是希望妳們『重視這件事』。除非妳們的態度一直沒有進步,我們才會逐漸嚴厲。」

 

以前,我雖自知教養必須循序漸進,但是,我們大都急著有效率地溝通,而只給 2A 「How」、「What」這些指令,並未說明這些指令背後的「Why」,使得 2A 接收到不完整的資訊,只看到「嚴厲」表象而產生誤解。

我揭露了「責罵」的考量,讓 2A 了解我的真正目的,2A 都雙眼通紅地點頭(應該是被我感動),認同自己所應該負起的責任。

這一次,我又和 TA 進行良性、正向的有感溝通,也使我們的親子關係更加緊密~ ^^

 

廣告

我有話想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