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閱讀」,不只用腦

(Photo via GoodNCrazy,CC License)

 

昨天下午參加了「2012 新北市國際競爭力論壇 – 引動台灣教育新想像」,兩位講者從不同角度談「閱讀」。

 

首先是「夢想學校」創辦人 & 知名作家王文華先生分享閱讀經驗:

  • 他向在場的教育工作者分享閱讀教育的「四動」建議:教材生動主動分享、與讀者互動行動閱讀。
  • 他也提醒了「抽象思考」的培養:把事件抽象成類別的能力,來自於閱讀。
  • 他分享了個人閱讀習慣:先遍覽每一本書的大意,並在精彩章節做記號,有空的時候再一口氣閱讀這些做了記號的內容。他的策略是:雖然書籍這麼多,但是至少讀完每本書中最精彩的一部份

 

無論是論壇、座談、講座、研討,都是一次引信、觸發,在簡短的議程結束時,通常很難形成具體的「行為標準」。聽眾回家後還須再做功課,才能產出有效的資訊。

台灣 PISA(註)2009、2012 計畫主持人洪碧霞老師介紹「PISA 的閱讀素養評量」:

  • 洪老師以「披薩」(PISA 諧音)的玩笑開場:小女孩買了一張披薩,老闆問:「妳要切成 4 塊還是 8 塊?」,小女孩想了一下,回答:「還是切 4 塊好了。8 塊太多,通常都吃不完~」^^
  • PISA 2009 年評量結果,表現得最好的地區包括:上海(以城市而非國家報名參加)、韓國、新加坡、香港、芬蘭(名列前茅且唯一非亞洲國家)。《親子天下》雜誌已以上海教改為題採訪報導。
  • 台灣學生的閱讀、數學、科學素養評量結果,2006 年為:496(排名 16)、549(排名第 1)、532(排名第 4);2009 年為:495(排名 23)、543(排名第 5)、520(排名 12)。這份結果呈現一些狀況:
    • 台灣學生的閱讀、數學、科學素養大致落後新加坡、韓國、香港、等國家,以及上海地區。
    • 不屬於考試科目的「閱讀」素養,學生表現明顯低落

 

或許我未能掌握洪老師的分享,晚上再上網閱讀資料,我仍對一些看法感到納悶:

  • PISA 的目的是評估經濟生產能力,台灣參考 PISA 以調整教育,目的也是以提昇經濟競爭力為目標嗎?目前推動的「12 年國教」目標在「人盡其才」。一者具有目的性,為提昇「競爭力」而閱讀,一者意在「盡其在我」,2 者方向並不相同~
  • 我曾派駐上海一陣子,始終未曾接觸過上海市的學生,但是看到台幹子女大都送往台灣學校/ 外國學校,心裡誤認中國的教育都是壓力鍋。沒想到上海的教育改革已經推動很久,第一次參加 PISA 評量即獲得優異成果。不過,一學期教 33 篇課文的份量(須兼顧品質)實在很難認同,而中國內部也出現了檢討意見~
  • 台灣的國語文教育的確有檢討需要。以往重視文言文的字義、背誦能力,在生活上運用機會極少;反而在作者的創作心境、整體意義上鮮少著墨。

 

最後的「交叉論壇」時間,王文華先生即席背出了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片段:「…. 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 ….」,並且說:「30 年前老師逐一解釋每一個字的意義,我幾乎全部忘了。但是,《與妻訣別書》裡面提到對妻子的愛,再擴大到對家庭、國家的大愛,這種情操,30 年後的我依然深受感動~」。

 

王文華先生談《與妻訣別書》的這一段話,點破了一項「集體迷思」,也是我認為最重要的收穫:閱讀的目的不是辨認文字、了解字義,而是在體會文章所傳達的情感 or 意義,並且引起共鳴~

我們這一代所接受的閱讀教育,幾乎偏重於左腦的「說文解字」,忽略了右腦的「感同身受」;在孩子這一代,我們應該翻轉迷思,讓孩子在閱讀中多多用心感受,而不只讓腦袋記誦而已~

 

 

註:PISA 是由經濟暨合作發展組織(OECD)主辦,針對接近完成基礎教育的 15 歲學生進行評估,從閱讀素養、數學素養及科學素養 3 個領域測試學生是否具備參與社會所需知識、技能的一項國際評量。

由於 OECD 組織的成立目標是經濟發展,所以,PISA 背後的一項重要本質是經濟競爭力~

 

廣告

我有話想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