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超越「假性服務」

(CC via Barack Obama)

 

自從「12 年國教」出現「超額比序」的規則(免試入學超額了就必須比較高下再依序入學),孩子們就被大人教育要積極爭取各種加分機會,包括:當幹部累積獎勵、當志工增加服務時數、…..。

有位家長在 Lulu 的塗鴉牆說出了心聲:

唉很累。我女兒說要找志願服務時數,老師說這項大家都要拿滿分。這樣有意義嗎?

 

出於利他而行善是好事一樁。孩子被鼓勵擔任志工,享受無償服務的人數 & 事例大幅地增加,但是,孩子提供非必要的免費服務是為了「強化升學條件」,家長、師長教育孩子「服務要被看見」,原本單純的行善卻變調為功利目的,幾乎背離了整個社會對志工服務、利他精神的期待。

 

最近也有相關的新聞報導:「全台有九成以上大學將服務學習課程列為必修,然而部分大學卻將服務學習課窄化成全校打掃,有時老師根本不出現,學生乾脆「拗」同學代簽名。還有校地不大的學校,學生甚至得自行製造垃圾給老師檢查。…..」

師生在校園裡「合作演出」善行,和職棒球員打假球有什麼區別?

 

在台灣社會中,教育制度設計者、教育工作者,以及一部份的父母都曲解了「志工」的定義。真正的志工服務有幾點基本條件:

  • 真的有人需要幫助
  • 服務者自願利他
  • 服務者不求回報。

因為自己的無償付出,使需要幫助的人獲得更好的生活,才是社會真正需要的志工態度

 

昨天接 Alice 放學,我們在路上聊到她在學校的事,她說:「今天數學課教公倍數,我覺得是複習、很簡單,所以就教郭OO,教前幾次她都不會,教到第 4 次她才真的懂了~」。

聽了她的描述,我十分開心,也立刻把我的愉快感受回饋給她,因為:

  • Alice 在暑假安親班已先學習公倍數、公因數等觀念,所以對新學期的數學課程具備信心。樂觀的她以前都是口頭自認「懂了」,現在,從她教會其他同學的過程,間接實證了她對所學知識真的懂了
  • Alice 個性雞婆。這一次,她不僅主動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大的「關注圈」),還有耐心地教會同學(擴大了「影響圈」),我好欣賞她力行「雞婆」的熱血表現~

Alice 自發的雞婆換來:同學的進步、同學的信任、爸比的欣賞、她自己的快樂,一舉換三贏~

此外,我對 2A 寄予更多期待:雞婆地關注生活周遭的問題,思考、討論改善 or 解決問題的可行方法,真實地投入助人的行列,絕不要為了「幫助自己」而參與服務。

 

雖然,瑕疵的教育制度設計,可能誤導孩子執行非必要的「假性」服務。但是,身為家長 or 教育者,可以鼓勵孩子超越「暫時的服務工作」,自發雞婆地關心周遭環境,多多思考、嚐試解決他人問題 or 公共議題,就像:孫越、沈芯菱、….. 等人的志工精神一樣,社會將有持續進步的動力,孩子也會在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中獲得更高階層(愛、尊重、自我實現)的滿足~

 

廣告

2 thoughts on “讓孩子超越「假性服務」

  1. 引用通告: Alice 的問政之路 | KidKidding 孩子。愛玩。笑

  2. 引用通告: 許下「志願」,想想能做些什麼 | KidKidding 孩子。愛玩。笑

我有話想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