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眼淚會說話

CC via 4-6

 

與男同事討論公事,不由自主流了眼淚,嚇到對方,他趕緊抽出面紙試圖轉移話題。我們仍對彼此的堅持說出自己的想法、解釋與澄清….,勉強有了共識。

事後,他提醒我接任學校的行政工作後,就不宜如此情緒化地掉眼淚。我澄清這不是情緒化的,而是真誠討論一件事,就自然流了淚,不為什麼。

 

同事依舊好意提醒,我不想繼續解釋這部份,只感覺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不應該」。回辦公室途中,我一直思索,眼淚是我的問題,或者是對方無法處理 or 面對眼淚,只好禁止這種情緒表達。

我對壓抑眼淚的做法並不以為然,同時想起我的心理師,她在督導個案時,對我眼眶泛淚提出質疑,我答說「我談話時經常是這樣的」,心理師回應我「這是妳與個案在一起時很棒的特質,不矯情、也不氾濫,就是剛剛好」。

 

心理師眼中很棒的特質,在同事口中卻成了情緒了,我對此感到疑惑。

在心理輔導的職涯裡,我始終堅定要當一個「有感覺的人」。如果我禁止自己有感覺,其實正意味自己無法忍受別人有感覺,所以,經由抑制別人的感覺,就可以避免對「感覺」無能為力的窘況。例如:流淚,只要要求別人不該掉眼淚,自己就不用面對自己無能處理的憋腳。

 

在家庭裡,孩子一些惱人的舉止 or 態度也困擾著我。我的因應不一定恰當,不過,當孩子掉淚 or 哭泣時,我只要判斷這次的眼淚是真心感受而非手段,就會同理孩子在處理情緒的努力。在這個時刻,我一定要留給孩子繼續哭的空間,沒有不耐煩 or 激怒,讓孩子處理好感覺。直待孩子的情緒穩定了,我們再來細說也不遲~

 

 

如果您覺得這篇內容具有意義,值得推薦給朋友閱讀,十分歡迎您的「分享」~

如果您對這些內容感到興趣 or 希望知道最新動態,我們也非常期待您參與「KidKidding 粉絲團」。

 

廣告

我有話想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