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的大師

《愛德華剪刀手》劇照(Src:http://www.cinemaview.sk/clanok/1683/detail/noznicovoruky-edward)

 

搭配許久的髮型設計師無故離職,對我們一家人產生好大的困擾。2A 的頭型很棒,怎麼剪怎麼美,但是爸爸與我就不一樣了,我們必須找到願意傾聽的設計師,最怕的就是遇見自我感覺良好 or 裝傻的設計師。倒楣時,必須頂著一顆傻瓜頭,然後說服自己,再過十天、再過十天,天知道剪了一個不適合自己的髮型,除了睡覺時間外,心情就像失戀一樣~

 

一個月過去,我如常到髮廊報到,就是提不起勇氣剪髮。今天看著鏡子裡的一頭亂髮,實在不舒服到極點,尤其是辦公室今天忙翻了。沒想到頭頂的衝動,竟能擾動我穩定的心。不管了,簽了外出單,接到放學的 2A,便直奔髮廊。

 

髮廊這陣子鬧人力荒,由「準設計師」代勞洗髮,她抓洗頭髮 & 按摩的力道正能紓解緊繃的肌肉,應對也非常客氣。她按例問我「洗頭嗎?」,聽到我回答「我想要剪頭髮」後反而愣了一下。她說:「我問問他(指設計師)方不方便幫你剪」,我隨即踩了煞車反問:「他不是很貴吧?~」。說真的,周而復始地花費千元修剪頭髮(未含洗髮),並非我的風格,就像是爸爸與我都不崇尚名牌的想法。我就是不想相同模樣走出髮廊,所以做了最壞打算,反問:「還有誰可以幫我處理頭髮?」,準設計師有點抖音並小聲地說:「那就我了」。

「那就我了」是什麼意思?我還沒理解這句話之前,她又說了:「先洗頭就好,可以嗎?」(不要吧!)、「要不要下次設計師補齊了再剪?」(我不介意啊!)。我有點缺乏勇氣,她的信心也不足,我倆一拍即合,「就下次剪吧!」,我開心的洗頭,她也鬆了口氣。不過,我依然想請她幫我修前面流海,這次她欣然答應。

 

洗頭空檔,首席「大師」與「準設計師」交談。大師的表情嚴肅,並未逃過我專業的法眼。我直說:「被師父唸了厚」,「他希望我再有些信心」,「是啊,加油,希望有機會被你服務……」。洗完頭髮,大師突然過來問「剪髮嗎?」,我心想:「我並未指名,但是,剛剛準設計師說大師主動幫忙的話,價位約對折,嗯,這倒是可以接受~」。

大師出手果然不同,動刀之前,所有「準設計師」用心聆聽大師解析我的頭型(我的後腦扁平、臉型長、輕微遺傳雄性禿),他劈里趴啦提出設計建議後,不僅刀法俐落,每個步驟都細心說明,有時候我得站著剪。大師吹乾頭髮完全不需要梳子,令我大開眼界、令 2A 驚嘆連連~

 

離開髮廊,我的感覺非常好,除了有「賺到」的感覺,2A 吱吱喳喳的誇讚更令我覺得「真是一分錢一分貨(有時)」。我反問 2A:「你們要不要也請他剪髮?」,2A 異口同聲回應「不要」。哈哈,小女孩對長髮還是存有夢幻;我追問:「如果是你,會當哪一種設計師?」,2A 說:「剛剛好,不單調也不過於華麗」。

嗯,這正符合我們的教育理念。的確,大師超級專業,不難理解為何有人願意花大錢去買一種感覺;但是,我們也十分清楚「保持剛剛好的心情更會讓我們穩定且持續的成長下去」,這是一種踏實與滿足的感覺~

 

廣告

我有話想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