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 的鄉村幼年

 

在基隆經歷了 6 個月的連續潮濕,這幾天,終於揮別灰色、濕冷的天氣,感覺有點奢侈~

 

Lulu 與我都有工作,Alice 出生後,我們無法親自照顧,同時希望她能呼吸到乾爽的空氣、在寬闊的鄉村裡遊戲,經岳父、母支持,我們把 Alice 託交在雲林的岳家。直到 Alice 就讀幼稚園之前,Lulu 與我每周五下班便直奔雲林,迫不急待地想看她一周的成長變化、與她玩耍。

與小 Alice 共渡的愉快時間總是太短暫,一過周日午後,我總會敏感地想到「又要別離」。北上前,更引起許多焦慮:

  • Alice 不懂我們怎麼不見了
  • Lulu 與我擔心 Alice 找不到我們會焦慮
  • 岳母催促我們北上

為了延後小 Alice 的焦慮,Lulu 與我都要先哄她入眠,確認她熟睡之後,我們才驅車北返(大都在周日 12:00 左右返抵基隆);隔日再以電話向岳母詢問小 Alice 醒來的反應,或以電話與 Alice 哈啦、耍寶(我的拿手把戲),移轉她的注意力以減輕我與 Lulu 的不安。

 

小 Alice 理解媽媽、爸爸每周的固定行程後,她開始有了期待,接近星期五就會注意日子,盼望我們的出現。

有一次周五晚上,車子接近岳家門口,我看到小 Alice 端坐在岳家門口的板凳上,很開心地等到我們來看她了。岳母說小 Alice 在晚餐後就拎著小板凳,守在門口等待我們返家。Lulu 與我都充滿感動 & 不捨,因為我們使這個 3 歲小孩子早早就體驗到「思念」的苦與樂。

 

幾年後,我們與 Ann 也是每周體驗一次心情起伏(南下前的期待→相處的快樂→臨別前的不捨→北上後的想念)。所幸,2A 了解、體諒我們的安排,我們也在難得的相處機會裡,全時扮演 100% 的父母,以獲得 2A 的信任。

 

除了「引頸期待」、「暫別不捨」的劇情,2A 在雲林的幼年生活幾乎符合理想:乾爽晴天 + 乾淨的空氣、可以奔跑的寬廣庭院、可以串門子一起遊戲的玩伴、聽得到蟲鳴鳥叫的居家、有更多接觸大自然的機會,還有關愛的長輩 & 會帶著去「肯德基」的舅舅。在這樣的快樂環境成長,這也是我與 Lulu 得以安慰的原因。

現在,2A 雖已在基隆定居、就學,我們仍舊頻繁地往返雲林,一方面 2A 可以與岳母相聚,我與 Lulu 也因為鄉村的優閒步而轉換情境、放鬆心情。而且,在雲林附近,仍有一堆不遜於都會生活的親子行程 or 活動在等著我們呢~

 

 

廣告

我有話想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