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

CC via *嘟嘟嘟*

CC via *嘟嘟嘟*

 

餐後,我習慣製造機會讓 2A 與奶奶相處。黏人的 Ann 聽話地與奶奶抱抱,奶奶突然有重大發現,馬上喝阻 Ann 拔掉乳黃色髮夾,2A 問為什麼,總是不得其解,只是獲得「不可以」、「絕對不可以」的答案。不知道是故意 or 有求知慾,2A 繼續向奶奶進攻,「那粉紅色行不行?」、「黃色行不行?」、「藍色行不行?」、……,反正就是各種顏色都挑戰一番,而 Ann 的童言童語更是直搗核心:「因為白色就是家裡有人在辦喪事呀~」。哇,不得了了,無法招架的奶奶焦慮 + 防衛油然而生,趕緊摀住 Ann 的嘴巴,衝動地拔起 Ann 頭上的髮夾並丟入垃圾桶……

 

每當 2A 爭執時,我總告誡自己必須沉住氣,希望她們自己好好溝通以找出雙贏的解決辦法,大人急著出面反倒抑制了她們解決問題的能力。

面對這種挑戰老人家對死亡的禁忌,正在洗碗的我按兵不動,靜觀她們的互動。我認為:直接把孩子心愛的東西丟掉是很殘忍的行為,Alice 也跑來告訴我「妹妹好可憐」,我清楚地告訴奶奶 Ann 眼角的淚珠,奶奶防衛地回答「沒有啦,我會跟她說說」。看著奶奶摟著 Ann,還是沒解釋出一個明白的道理,而熱血的 Alice 又開始挑戰:「那為什麼新娘子是喜事,但是頭紗是白的? ……」,看來,我應該介入這場問答了,一來避免奶奶因禁忌產生更多的焦慮,再者,我覺得這樣的小傷對 Ann 而言,剛剛好可以承受。

 

當著  Ann 與奶奶面前,我告訴 Ann:「奶奶太急了,沒有尊重到妳的感受,就把髮夾丟在垃圾桶。你很難過,但是媽媽覺得妳可以撿起來,想看看除了夾子,髮夾上的蝴蝶結可以做什麼?」。在面對家中長輩禁忌時,我想讓孩子自己學習應對,以及進行分手說再見的儀式。

只是,熱心的 Alice 馬上幫妹妹從垃圾桶撿起髮夾。看來,她是間接的受傷者。

 

我們 3 個女生常在洗澡時東聊西扯些有的沒的。

今天趁著這個放鬆時刻,我清楚地告訴 2A「如果有一天爸爸、媽媽過世了,原因會是生病 or 自然因素,絕對不會是因為妳們戴了一個黃色髮夾。」。

我進一步問及這件事如果發生在姊姊身上,會有什麼不同? Alice 答覆說她一定氣得跺腳、大聲說話、哭、罵奶奶,我問「結果呢?」,Ann 接著說姊姊就會被奶奶說…… Alice 搶話說「不孝」。

我繼續講「所以呢?」,Ann 說:「姊姊好倒楣,每次不一定是她的錯,但因為發脾氣,結果大家全說是姊姊的錯。」,我補充道:「本來可以是一件小事,但是因為自己的態度而需要幫別人負很多責任。」。

我又問:「那妹妹有損失嗎?」,妹妹說:「那媽咪要再買給我就好了。」,姊姊跟著說:「我也要。」……

論及死亡,在一些家庭裡的確是項「禁忌」。這些禁忌也會「繼承」,除非我們試著了解它。

 

去年我的外婆去逝,我們在彌撒儀式看見外婆如沉睡般的面龐,並且以玫瑰花辦與她道別,透過儀式傳達了祝福,無疑是一場正向的生命教育。

 

廣告

我有話想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